现代化环卫工作背后的“技术升级”

今年3月,一周内北京环卫集团就接待了大同市副市长曹惠斌一行,安庆市常委、副市长刘大群一行两拨人马。此前,柳州、陕西、河北等地的领导

今年3月,一周内北京环卫集团就接待了大同市副市长曹惠斌一行,安庆市常委、副市长刘大群一行两拨人马。此前,柳州、陕西、河北等地的领导也都到他们这儿“取经”。

 
这些城市当家人关心的一个共同话题就是“城市环境的治理”。“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加大环境治理力度,实现绿色发展。去年,住建部相关负责人也要求各地因地制宜制定清洁城市的行动实施计划,彻底解决城市环境卫生“脏乱差”的问题。在这个大背景下,环卫工作“热”了起来。
 
今年全国两会前夕,柳州市副市长杨义专程来北京环卫集团取经。在他看来,现在对环境治理的要求越来越高,过去的治理体系已无法支撑。
 
现代化的环卫工作不是靠人海战术,而有技术和管理创新上的大学问。
 
2013年年底,贵州市花溪区垃圾填埋场因为垃圾堆放时间过长,产生了沼气,引起自燃。“垃圾自燃以后,基本上就灭不掉了,因为垃圾的存放量非常大。”贵阳市花溪区城市管理局副局长王贵告诉记者,通过各方咨询,花溪区领导找到了北京环卫集团。
 
2014年4月24日,北京环卫集团接到任务后,其下属的研发公司提出了“堆体削坡+压实密闭与整形”的治理技术,靠着这种技术,8天灭火成功,并消除了安全隐患。
 
环境治理不能再关起门来作业了!花溪区领导决定以此为契机,把技术“引”进来。“我们和北京环卫集团达成了长期合作,把道路清扫保洁、小广告治理、垃圾收集转运、园林管护养护以及下水道清掏等工作整体打包,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交给北京环卫集团作业。”在王贵看来,这是对花溪区环卫作业进行的一场革命,解决了当地机械化作业水平不高的问题。
 
以前,王贵走在街上,总能看到垃圾车过后,在道路上留下一滩滩臭水,有时候沿路还往下掉垃圾。以前都是用敞篷货车运走垃圾,再进行集中压缩、转运。改良后,垃圾都是通过压缩式垃圾车处理后直接运走,对环境、空气的污染很小。“原来转运垃圾的车都是那种货车,即使有盖,也盖不严。现在的垃圾车实施全封闭压缩。压缩以后看不见垃圾,污水也通过沉淀池最后转运。”
 
环卫工作是城市管理的难题,北京环卫集团也在挑战下,不断升级。北京环卫集团技术质量部部长王小云说,过去在城市环境治理问题上,特别是在环境卫生、固废处理、废旧物资回收上,集团存在两方面不足:环卫工作以事业单位为主,企业为辅;固废处理事业单位与企业并存;废旧物资回收以“游击队”为主,“正规军”为辅。另外,原有的固废处理主要重视生活垃圾,而忽略了渣土、医疗废物、园林垃圾、市政污泥等等。
 
集团原有的固废业务主要是生活垃圾的收集运输处理,并且收运主要也只是从小区的垃圾楼开始。清扫保洁方面也主要是主干道的,而背街小巷和小区少有涉足。近年来,公司提出并实施了“一体化、大环卫、全覆盖”“多种废物齐收共管”“互联网+环卫”等一系列的服务模式。目前,这些服务模式已经逐步在上海、贵阳、乌鲁木齐、鄂尔多斯、???、哈尔滨、张家口等数十个城市展开。
 
王小云发现,企业升级改造离不开技术创新的支撑。2007年,集团成立了研发公司,平均每年拿出主营收入的1.5%作为技术创新的投入。作为北京市城镇固废综合处置与资源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依托单位,承接了30多项国家及北京市重大科技专项,包括国家科技支撑项目10余项,北京市科技重大项目9项;这次过程中获得省部级以上奖8项,取得专利20余项,开发出了新工艺、新产品20余台套,获得北京市自主创新产品认证2套。
 
在王小云看来,技术的升级,务必会影响整个环保行业的转型升级,会拉动产业的整体发展。“一方面,技术的升级会带来相关设备、装备的升级从而拉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技术的升级务必会促进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出现,从而拉动行业的发展。”
 
花溪区政府也在探索更科学的垃圾转运、处理方式。“花溪区建立了一个垃圾焚烧发电厂,对垃圾资源进行再利用,正准备筹建一个固废转运中心,对垃圾分类,将可再生的资源再利用。”王贵向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2014年,花溪区政府在城市环境治理方面的投入是4000多万元。去年,投入资金基本上翻番了,达8000多万元。今年这一项的财政预算是9600多万元。